金色财经快讯:Citadel Securities以220亿美元估值获红杉资本领投11.5亿美元融资

金色财经报道,1 月 11 日,做市商Citadel Securities宣布红杉资本和 Paradigm 已对该公司进行了 11.5 亿美元的少数股权投资,红杉资本为领投方,红杉合伙人 Alfred Lin 将加入该公司董事会。据悉,该公司在本轮融资中的估值达到了220亿美元。Citadel Securities主要为机构投资者和散户投资者提供执行各种股票和固定收益产品交易所需的流动性,其机构业务为 1,600 多家客户提供服务,其中包括许多世界上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和中央银行。

写在前面

1990年成立的Citadel集团虽然年轻,却已经是金融界神一般的存在。其业务包括两大块:提供资管业务的Citadel对冲基金,提供做市商业务的Citadel证券(Citadel Securities)。在本期的巡礼中,我们就继续来聊聊Citadel创始人Ken Griffin,以及他带给Citadel的独特文化基因。

“格里芬与其他新亿万富翁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的野心之大。了解他的人说,格里芬并不希望像老虎管理公司的朱利安·罗伯逊或SAC资本的史蒂夫·科恩那样,仅仅成为一个对冲基金的传奇人物而闻名。他真正想要的似乎是建造一番伟大事业:一个像高盛或摩根士丹利那样的多元化、大规模的金融帝国。”

从少年神童到华尔街奇才

1986年,美国《南佛罗里达太阳报》报道了博卡拉顿社区高中计算机俱乐部的三名高中生。这些被视为当地神童的少年天才中,有一位就是后来成为Citadel创始人的Ken Griffin(肯·格里芬)。

右一为少年时代的Ken Griffin

格里芬从小酷爱数学和计算机,是博卡拉顿社区高中数学俱乐部的主席。这张颇有年代感的照片中,17岁的格里芬与其他两位同学聚精会神,为一场计算机竞赛做准备。同年,格里芬还自编了一款名为数学鲨鱼(Math Shark)的教育游戏。他还创立了一家软件分销公司,通过邮寄的方式销售。

除了计算机,儿时的格里芬显示出对商业的天赋。1980年,只有11岁的格里芬就写了一篇关于他打算如何研究股票市场的学校论文。在哈佛大学本科阶段,他开始积极地交易。

当时最让人惊叹的是,格里芬成功说服宿舍允许他在屋顶上安装一个卫星天线,这样他就可以获得最新的股票价格。

卫星天线安装好,格里芬正好赶上1987年的美股“黑色星期一”暴跌。当时格里芬已经管理着26.5万美元。幸运的是,他当时赌股票下跌,大赚了一笔。格里芬的优秀表现引起了美国对冲基金先驱弗兰克-梅耶(Frank Meyer)的注意。1989年格里芬从哈佛毕业后,试图为他的对冲基金募资。梅耶建议格里芬搬到自己公司所在的芝加哥,还说会支持他。格里芬同意了。

Citadel成立不久后,就迅速惊艳到华尔街。在1991年和1992年分别取得了43%和40%的收益率。在创立后仅8年时间里,Citadel的资产规模就扩大至20多亿美元。2003年,年仅34岁的Griffin以6.5亿美元的资产净值成为“福布斯美国400富豪榜”(Forbes400)上白手起家的人中最年轻的人。

格里芬买岛就跟普通人买白菜一样

到2008年中期,Citadel的管理资产规模已达到200亿美元。这引起美国对冲基金行业刊物《机构投资者》盛赞,宣布格里芬是对冲基金业的“奇迹”男孩,形容他是”男神、书呆子、自学成才的金融多面手”。

格里芬的野心还引起了《财富》杂志的关注。在一篇专题报道中《财富》这样写道,“格里芬与其他新亿万富翁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的野心之大。了解他的人说,格里芬并不希望像老虎管理公司的朱利安-罗伯逊或SAC资本的史蒂夫-科恩那样,仅仅成为一个对冲基金的传奇人物而闻名。他真正想要的似乎是建造一番伟大事业:一个像高盛或摩根士丹利那样的多元化、大规模的金融机构。”

Citadel对冲基金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损失了惊人的80亿美元,被迫冻结了投资者赎回。但不可思议的是,格里芬并未就此一蹶不振,而是将Citadel满血复活,成为对冲基金界无可争议的巨头之一,截至2022年2月,Citadel基金管理规模为460亿美元。格里芬还将其高频交易部门分拆为Citadel Securities,并将其打造为独立且强大的公司。格里芬像魔术师一样重建了自己的帝国。

金融危机后,Citadel凤凰涅槃,在与华尔街日报的一系列采访中,格里芬说,“生意还是要做的,Citadel不生产汽车,但是我们的确生产钞票”。(“Business is business,” Mr. Griffin said in one of a series of interviews with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I don’t manufacture cars, but we do manufacture money.”)

能同时跑赢100米和马拉松的人

对冲基金行业高度不透明。但是即使按照行业标准,Citadel保密性也做得非常极致。Citadel员工被要求签署了严格的保密协议,一位前高管曾告诉媒体记者:“我甚至不允许对记者说Citadel这个词。”因此,Citadel的内部运作,除了很少一部分圈内人,大家所知甚少。我们只能从媒体的报道和格里芬朋友的观察里一窥究竟。

高盛集团的前CEO、格里芬的朋友Lloyd Blankfein是少数几个公开评论过格里芬的人。他把格里芬的天赋和体育界的传奇迈克尔乔丹相提并论。

“迈克尔·乔丹之所以成为迈克尔·乔丹,不仅仅是他跳得更高,跑得更快,他是自成一体的。Ken在他的领域里和乔丹是相似的。Ken是一个伟大的交易员,但他也是一个伟大的商人,而这些东西并不经常同时存在于一个人身上。这就像一个在100米短跑和马拉松比赛中都获胜的跑者。”

在Citadel集团内部,格里芬更多的是被尊重,而不是被爱戴。公司文化即使按照华尔街的标准也是残酷的。“在公司内部你别指望有太多的同情心,”一位前雇员去年告诉《金融时报》。“当工作压力很大很疯狂时,这对公司来说可能是一种优势。”这位前雇员还说,自己认为格里芬对压力的感受与其他人不同。“他希望在每件事上都做到最好,Citadel的每个人要做的,就是帮助他实现这一目标”。

格里芬本人对于这样的竞争性环境并不掩饰。他说,“如果你是享受竞争的那种人,你会非常热爱在Citadel工作”。

很长一段时间,员工眼里的格里芬是“严格和不耐烦”的老板人设。Citadel Execution Services公司的负责人贾米尔-纳扎拉里(Jamil Nazarali)回忆说,他曾向格里芬先生询问他对收购竞争对手出价多少的看法。格里芬回答说,“这他妈是你的业务,你想为它出多少钱?”(“It’s your f—ing business—how much do you want to pay for it?”)

2013年,格里芬对公司的一个选股部门的短期损失极度不满,他要求员工每季度就公司关注的1700多家公司出报告。他对这些报告进行抽查。Citadel的高员工流失率一度成为业界的关注焦点。高盛集团的前CEO Lloyd Blankfein曾透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Griffin会参与到公司决策的微小细节中。他说,即使在非常“intense”(专注、高强度工作)性格的人群里,Ken也会排到前十名。

另外一位华尔街大佬Daniel Loeb对格里芬的评价就没有那么仁慈了。在一封发给格里芬的电子邮件里,他称格里芬为“沙鼠”,还说格里芬的Citadel就是“古拉格”。(You are surrounded by sycophants, but even you must know that the people who work for you despise and resent you。I assume you know this because I have read the employment agreements that you make people sign。他说,你被马屁精包围,为你工作的人讨厌和鄙视你。我从你让为你工作的人签署的协议中就能看出端倪)

当然格里芬作为大Boss,自然也在不断进化自己的技能。随着其金融帝国的不断扩张,他也已经学会了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投资流程上,而不是在个别头寸的决策上。他说:“我要不停地在把别人逼得太狠,和把他们逼得不够狠之间找到一种平衡。”

然而我们必须承认,作为公司创始人,他的性格基因对Citadel的文化影响是深远的。Citadel Securities的CEO赵鹏就表示自己非常敬重格里芬。他说自己处理事情、评价事情的方式,大部分都是从Ken那里学到的。哪怕Ken不像之前那样参与到日常运作的细则中,他对Citadel的文化影响也非常深远。

破碎的童话

2012年,格里芬与前妻(他的第二任妻子)离婚案子被媒体广泛关注。其前妻是貌美如花的法国人,同时也是一位华尔街基金经理。两人在法国凡尔赛宫举行婚礼庆典,其奢华盛况可谓是震惊全球富人圈。

美女前妻Dias为格里芬生育了3个孩子,也算是尽力传承优秀基因了。后来两人也挺恩爱,大家普遍认为在这场婚姻中,Dias给格里芬注入了文化和气质,格里芬后来有钱了也开始大量收藏现代艺术。

不过哪怕是如此引人瞩目的金童玉女,分手时也闹得一地鸡毛。前妻Dias称格里芬和她发生争吵,还抓起床头的灯向她扔过去。前妻还向格里芬索要每个月100万美元的生活费,说希望带3个小孩搬去纽约,嫌芝加哥太土。在媒体的曝光下,格里芬似乎有所让步,两人终于达成了和解。

格里芬本人怎么花几亿美元买豪宅,怎么请歌星去给员工唱歌助兴,也经常是经常上媒体的关注焦点。2019年,他在纽约花2.38亿美元买了一套220 Central Park South的penthouse,创下全美最贵的住宅购买记录。

2021年,格里芬还花4320万美元、打败竞标者,买了一本1787年版本的美国宪法。苏世比称,格里芬创下了所有印刷品、书籍和历史材料竞价的最高价世界纪录。

“我儿子打电话给我,让我买下来。我就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拥有这本宪法。”他后来告诉媒体说。在竞标中败给Griffin一起竞标的是一个名为ConstitutionDAO的组织,这是由1700个虚拟币玩家组成的团体,他们通过社交媒体一共众筹了4000万美元。格里芬后来对媒体表示他会把这本宪法免费借给博物馆展览。

毕竟4320万美元,也不过是Citadel证券几天的盈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