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 Foundational technology for a new financial system 》

2022 年 3 月 23 日至 3 月 24 日,国际清算银行(BIS)召开了国际清算银行创新峰会,其中在 Panel 1 讨论环节中,邀请了 Circle 的 CEO Jeremy Allaire、FTX 的 CEO Sam Bankman-Fried 和 Fireblocks 的 CEO Michale Shaulov。

笔者全程参加了会议并对内容进行了听译,到底加密领域的知名企业家如何看到央行数字货币?如何看待监管和技术创新之间的关系?以下是 Panel 1 的全文。

*注:由于设备和网络、语速等问题,笔者对原话的揣摩不一定准确,仅供参考,必要的地方增加了注释由读者自己来做推演和判断,以会议官方表达为准。不提供任何投资建议,不接任何 PR 需求,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上的建议。

核心观点摘要

· 未来,我们将看到相当多的去中介化的现象。用户可以更公平地进入金融市场,我们正在趋近于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每个用户,无论是一家复杂的交易公司,还是普通人,都可以获得公平的金融应用、协议和流动性。

· 从本质上讲,NFT 不仅仅是数字艺术,它实际上还存在其他影响,包括安全、参与其他金融应用等等。而且我们实际上看到很多参与者,包括很多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和投资银行,他们开始研究如何将 NFT 传播到一级和二级市场。

· 大家将能够为抽象访问 DeFi 的去中心化的的金融空间的复杂性。但真正的问题在于,到底谁将能够创造最好的体验,持续链接这些服务的体验,这仍然是一个开放问题。

· 新的基础设施,正在为价值交换所构建,这不仅仅是指支付领域,而是指经济组织如何发生的结构,包括实体之间如何进行经济交换的所有结构,这是令人惊讶的。很多时候,当这些突破性的技术出现时,如果我们用旧世界的观点去看,并把他们比拟成为更快的传真?更好的长途电话?这是不合适的。

· 新技术和旧的系统间存在固有兼容性问题,例如,将我们的基础设施与核心银行平台整合这样的场景。比如说,很多运行 DeFi 的基础设施是间接在云端运行的,大多在技术实施层面大家是 OK 的,但是问题在于,不同团队之间的 Know how、能力差距和面临的风险,区别非常大,我们可以看到,某些市场参与者有多强,而其他参与者则非常一般。

· 目前真正的问题还包括监管清晰度非常缺乏,这种现象在很多司法管辖区都存在。但大多数监管机构目前正在寻找解决方法,以实现创新。

· 成功和失败都会发生,在我看来,把问题分解,例如服务可以创造怎样的价值?如何获得更多的客户?完善经济体系? 我认为全球加密货币的监管框架目前有些混乱。每个地区的方法都不尽相同,每个司法管辖区,都在试图单独解决监管问题。但我认为,监管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过去几年,世界上几乎没有国家有数字资产的框架。

· 关于监管:美国在去年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我们将看到的核心是:一是稳定币的储备审计证明可能成为标准;第二是包括市场,监管,清晰度,联邦监督,系统性风险,保护方面。第三是会出现部分数字资产的注册系统,其中许多资产类别,可能会模糊传统资产类别之间的界限。

· 我认为,是软件改变了架构,进而改变了资产的性质。我们需要为数字资产提出新的定义,而不是试图把所有东西都塞进一个已有的体系中。数字资产是一种货币,它是一种商品,它是一种证券,但我们对数字资产的定义要非常具体,因为我们发现许多数字资产,符合以上属性的两个或多个。

· 但风险仍然存在,包括资金监控、保管、操作在内的各种风险。披露风险当然很重要,但我们需要达到某种共识,目前有人试图把现有的金融系统的运作方式和它的法规映射到互联网的开源基础设施,但我认为这俩没办法进行比拟。

· 我认为 CBDC 和稳定币之间肯定是共存状态的,包括数字国库。但是大部分的市场和资金实际上是通过市场上不同的资产和债券来运行的,以释放出真正的力量。央行必须同时考虑这两件事,除非我们在这两种资产之间有像原子交换一样的跨链交换。 

· 我认为可能真正有趣的是,可以让大家自由创造沙盒,不一定在整个全球范围内运行,但确实可以把这些项目中的其中一些在一个受控制的环境中进行测试,之后大家可以真正看到效果,且他们可以在此基础上进行迭代。

新兴金融体系的基础技术

先介绍一下参会方:主持人是国际清算银行 Swiss 创新中心的负责人 Marten Bech

企业家包括:

Circle 公司,Jeremy Allaire—CEO(知名连续创业者)

Circle 于 2013 年成立,创始人是 Jeremy Allaire 和 Sean Neville。2015 年 9 月,Circle 得到了纽约州金融服务部颁发的第一个 BitLicense。2016 年 4 月,英国官方批准了 Circle 的第一个虚拟货币牌照,Circle 也 是 USDC 稳定币的发行方。

融资情况:2013 年到 2016 年,Circle 在 4 轮投资中获得了超过 1.35 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其中包括高盛领投的 5000 万美金。2016 年 6 月,Circle D 轮融资 6000 万美元,2018 年 5 月 15 日,Circle 融资 1.1 亿美元。

再介绍一下 Circle 的 CEO,Jeremy D. Allaire:

1971 年出生 Jeremy , 在 1995 年和亲兄弟 JJ Allaire 共同创立了 Allaire Corporation;Allaire Corp. 于 1999 年 1 月上市,于 2001 年被 Macromedia 收购。

2003 年 2 月,Allaire 离开 Macromedia,加入风投公司 General Catalyst,担任技术专家和驻场企业家。2004 年,Allaire 创立了 Brightcove,2012 年这家公司又上市了,之后 Allaire 于 2013 年卸任 CEO,现担任董事会主席。

2013 年 10 月,Allaire 宣布推出 Circle,这是一家基于互联网的加密/消费金融公司,旨在将 BTC 等数字货币的力量和好处带给主流消费者。

FTX 公司,Sam Bankman-Fried—CEO

Sam Bankman-Fried 是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 Barbara Fried and Joseph Bankman 的儿子,少年时期参加了加拿大/美国的数学夏令营(一个针对有数学天赋的高中生的暑期项目。从 2010 年到 2014 年,Bankman-Fried 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他主修物理,辅修数学。

2013 年夏天,Bankman-Fried 在知名对冲基金 Jane Street Capital 工作,2017 年 11 月,他创立了量化交易公司 Alameda Research。

在参加了 2018 年底在澳门举行的加密货币会议后,同时也受到 BTC 并发分叉的启发,他搬到了香港,于 2019 年 4 月创立了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平台 FTX。SBF 崇尚利他主义的支持者,并追求以利他为职业的赚钱方式,也是 Giving What We Can 的成员,并计划在他的一生中将大部分财富捐赠给慈善机构。SBF 是素食主义者,他经常睡在他办公室,旁边就是他的电脑。

FTX:知名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截至 2021 年 7 月,该交易平台的日均交易量为 100 亿美元,用户超过 100 万;

· 2022 年 1 月,FTX 以 320 亿美元的估值筹集了 4 亿美元的 C 轮融资;

· 2022 年 2 月 11 日,FTX.US 宣布该公司将很快开始向其美国客户提供股票交易服务;

· 据报道,2022 年 2 月,FTX 正在创建一个游戏部门,该部门将帮助视频游戏开发商将加密货币和 NFT 等基于区块链的技术用于视频游戏;

Fireblocks 公司,Michael Shaulov—CEO(网络安全连续创业者)

Michael 是安全数字资产基础设施公司 Fireblocks 的 CEO。在加入 Fireblocks 之前,参与创立 Lacoon Mobile Security,后被 Check Point 收购,Michael 是网络安全的连续创业者和企业家。

他曾经在 RSA Conference、BlackHat 和 Infosec 大会多次发表演讲。在从事商业之前,Michael 在以色列军事技术单位 (8200) 开创了移动安全领域的先河,并因杰出贡献获得了以色列总统颁发的特别荣誉。

Fireblocks:Fireblocks 于 2018 年成立,致力于构建安全基础设施和托管服务,技术核心主要是由 Fireblocks Networks 和基于 MPC 的钱包基础设施组成。银行、金融科技公司、交易平台、流动性提供商、场外交易商和对冲基金等客户能够安全地管理各种产品和服务的数字资产。

融资情况:目前共五轮融资,2021 年 12 月,E 轮融资 5.5 亿美金。从成立到现在共融资 10 亿美金。

以下为 Panel 1讨论环节全文

主持人 Morten:我是 BIS 的 Morten,非常高兴能够参加这次会议,本次会议将讨论如何推动金融业创新的基础技术。我们将讨论围绕稳定币和 Defi 的优势和风险,大家还将一同探讨公共部门可以做出哪些努力,以保持金融系统的安全和稳定。今天我们请来了三位嘉宾,他们也可以说是加密货币、DeFi 领域的巨头,他们都在致力于创建下一代金融市场基础设施。让我们来介绍一下:

Circle 的首席执行官 Jeremy Allaire ,Circle 这是一家全球金融技术公司; Sam Bankman Fried,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之一 FTX 的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 Michael shavlov,数字托管+安全领域的公司 Fireblocks 的首席执行官。

欢迎,在开始讨论之前,大家可以做一下自我介绍,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肯定很熟悉你们,但是因为观众中也有各国央行的官员,可以再次介绍一下自己和自己的公司。

Jeremy Allaire:感谢邀请。我是 Jeremy Allaire,也是 Circle 公司的 CEO。我作为一个有技术背景的创业者,已经有将近 30 年了。我也在互联网领域从事过很多不同的工作和软件技术产品开发,大约 9 年前,创立了 Circle。

我们的使命和愿景是主要关注公链的具体应用,以及如何建立混合型的货币模式,既可以采取法定货币,如美元或欧元或其他主流货币,并将其用数字的方式进行表达,在此基础设施上,通过公共互联网上发挥作用。我们的任务是,如何使存储和传输价值的成本尽可能降低且安全?

其次,如何开放创新,当你拥有可在公共互联网上可编程的加密货币时,哪种模式是可行的?我们是美元 Token/USDC 的主要运营商和发行商,USDC 是世界上最大的美元数字货币之一,近两年增长达 1000%,目前流通量约为 530 亿。

这确实是加密经济的核心市场基础设施,可以用于数字资产、去中心化金融的交易平台,并且越来越多地与现有的支付系统接。这就是关于我自己和 Circle 的情况。

Sam Bankman Fried:我是 Sam Bankman Fried,FTX 的 CEO,MIT 毕业之后我在华尔街工作了一段时间。FTX 是一个加密货币交易平台,这意味着从背景上,它是一个完整的系统。

我们从前端界面、后端技术、匹配引擎、移动应用、托管、清算等一切都做得不错,平台上每天有 150 亿美元的交易量,在全球能排到前三名。

FTX 在过去一年中主要关注监管这块,尽可能获得监管部门的许可,我们还在努力协助建立关键货币生态系统的全球监管基础设施。

Michael shavlov:我是 Michael shavlov。我是 Fireblocks 的联合创始人。我的职业生涯的前 20 年是在网络安全领域,最初为以色列网络司令部工作。而在创办 Fireblocks 之前,在 Checkpoint 的公司,Checkpoint 是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之。2018 年,开始创办 Fireblocks,我们的目标是对加密货币(领域)进行保护。首先,我们为客户提供一个安全的保管基础设施,基本全世界的机构和企业可以都安全地保存这些(加密)资产。

第二,我们在过去几年中建立了 Fireblocks Network,本质上是一类信息传递基础设施层,允许机构目前在不同的区块链上进行安全结算,而不容易受到各种攻击,对操作过程进行了简化。在过去 18 个月,我们在为客户提供和启用 DeFi(安全)方面非常深入,为他们在 DeFi 创新方面安全和有效地运作赋能。

因此,Fireblocks 目前在为 1000 多家金融机构提供服务,从对冲基金、交易平台再到到世界上一些知名大银行。我们还与很多支付服务提供商进行合作。而且我们抓曾经监控到很多资产被转移的案例。

金融的未来&未来银行的角色

主持人:第一个问题是关于金融的未来,金融永远不会停滞不前,你们对金融的未来到底有什么看法?5 年后的金融系统会是什么样子?加密货币如何能真正成为现实世界资产的杠杆?或者说,你认为银行在未来会扮演什么角色?未来有什么将是去中心化的,有什么将是中心化的?

Sam Bankman Fried:第一个问题: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我们都是边做边说的。但如果必须做一个预测的话,那就是我们将看到相当多的去中介化的现象。

用户可以更公平地进入金融市场,我们正在趋近于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每个用户,无论是一家复杂的交易公司,还是普通人,都可以获得公平的金融应用、协议和流动性。这种状况和目前很多市场的运作方式是不同的。

这是加密货币的优势,我认为,在未来几年,我们会看到加密被输送到金融系统的许多其他领域。因此,这是我非常看好的一个领域。

Michael shavlov:我同意 Sam 的观点,未来难以预测,不过我们在试图思考这个点花了一些时间。也许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上,金融系统的转型将会往去中心化的方向发展。对于我们来说,因为这是我们业务的一个部分,我们花了相当多的时间与传统金融机构,包括银行,包括央行等部门打交道。

那么现在在市场上看到,很多人关注的法定数字货币,关于它的很多强大的应用案例正在不断涌现,另外,我想很多人都听说过 NFT,但从本质上讲,NFT 不仅仅是数字艺术,它实际上还存在其他影响,包括安全、参与其他金融应用等等。而且我们实际上看到很多参与者,包括很多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和投资银行,他们开始研究如何将 NFT 传播到一级和二级市场。

但我认为,现在的问题是,未来会发生什么?他们将能够为抽象访问 DeFi 的去中心化的的金融空间的复杂性。但真正的问题在于,到底谁将能够创造最好的体验,持续链接这些服务的体验,这仍然是一个开放问题。

Jeremy Allaire:我补充一些,每当我考虑 5 年后的事情时,我会尝试回到第一性原理去思考,即我认为,哪些可能成为可能,然后再尝试想象。

正如 Michael 所指出的,我们刚刚开始思考一些最基本点,可以有一个充分的储备,数字美元,可以在任何能够接入互联网的地方,进行兑换,甚至可以以互联网的速度进行交易结算,有非常强大的隐私和安全保证,交易成本只占以小部分。

如果看看过去,我们发现,互联网的本质是一个开放的、需要许可的网络,人们可以将计算机相连,网络协议出现,然后通过共同的协议,交换结构化的信息和互联网的数据协议。当年也没有人预测到,不仅世界上的所有用户都可以瞬间免费获得互联网上的知识,大家也没有想到,全世界创造和发布的信息量居然会增长 100 万倍,没有人想到今天世界通信的速度和规模会变成这样。

类似地,5 年后的世界,通过(加密)货币叠加的程序能力,尽管目前的构件还相对初级,但这抓住了很多人的想象力,这种想法已经存在了 5 或 6 年,然后它在过去的几年里开始产生真正的增长。正在发生的纯科学、创新、开发者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的速度,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创意正在这个(加密货币叠加的程序能力)公共基础设施上构建。

新的基础设施,正在为价值交换所构建,这不仅仅是指支付领域,而是指经济组织如何发生的结构,包括实体之间如何进行经济交换的所有结构,这是令人惊讶的。很多时候,当这些突破性的技术出现时,如果我们用旧世界的观点去看,并把他们比拟成为更快的传真?更好的长途电话?这是不合适的。

现实究竟发生了什么?这需要企业家们真正去创造未来。2007 年,当苹果手机出来的时候,可以有一个触摸屏和一个不错的界面,然后其他的技术逐渐融合发展。

例如,3G 出现, 更快和更迅速的数据交换得以进行。于是乎,有手机公司决定把 GPS 与他们的移动电话相结合,很多人觉得这就是一个导航而已,但是实际上没有想到的是,当我们把这些东西结合起来的时候,可以在物流、运输等等环节产生很深刻的变革。

今天,互联网上的可编程(加密)货币,包括任何人都可以访问的公共基础设施,将释放经济创新,任何人在这一点,都很难预测。

关于过渡期和挑战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个问题,大家认为这个领域的过渡将会如何发生?是否会有一些明确的 Winner 和陷阱?在我们与一些合作伙伴在 BIS 的项目中,我们基本上是将一个新的基于数字资产的基础设施与传统古代银行系统进行整合,感觉这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挑战,但也可能限制了潜在的创新。

Michael shavlov:在这种过渡中是否存在特别的技术渠道挑战?我认为有的。新技术和旧的系统间存在固有兼容性问题,例如,将我们的基础设施与核心银行平台整合这样的场景。

比如说,很多运行 DeFi 的基础设施是间接在云端运行的,大多在技术实施层面大家是 OK 的,但是问题在于,不同团队之间的 Know how、能力差距和面临的风险,区别非常大,我们可以看到,某些市场参与者有多强,而其他参与者则非常一般。

目前真正的问题还包括监管清晰度非常缺乏,这种现象在很多司法管辖区都存在。但大多数监管机构目前正在寻找解决方法,以实现创新。

Jeremy Allaire:很多事情都是循序渐进的,在座的三家公司所做的一切,都在于不断迭代,而不是要去解决所有存在的问题。我认为,关于这项特殊技术最强大的特点之一是,创新完全公开,所有的基础设施都是开源的,由社区自发运行的,大家投入自己的计算基础设施,改进协议,这代表公共利益和公众意见。这也是大部分互联网建立的方式,已成为极具弹性的基础设施。

加密计算层这些技术基础所提供的,且都是在公开的模式下创造的,有团队正在努力尝试创造一个更好的整体,当然挑战也存在,无论是可扩展性、隐私和安全、还是监管;但每个人都明白这些需要持续性改进。例如,有许多区块链在通过零知识证明或类似的技术进行改进。

我对来自央行、监管部门、政策制定者的参与感到非常鼓舞,世界各地建设性地来共同参与这些主题,以了解它们。

如何理解风险

主持人:如何以不同的方式去思考运营存在的风险或其他的风险?如何采取某种技术中立的方法来思考这些问题?

Sam Bankman Fried:成功和失败都会发生,在我看来,把问题分解,例如服务可以创造怎样的价值?如何获得更多的客户?完善经济体系?

当明确这一点后,很多东西就清楚了。到底是失败者还是赢家?还是这根本就不重要?在这里可以增加哪些新的价值? 当确定了这一点,事情往往会变得非常清楚,如何能够持续创造价值,就像我们一直在做的那样。就算形式可能会有变化,但从根本上是不变的。所以,我关注更多的是具体的公司要做什么,以怎样适应变化。

主持人:所有央行在面对 DeFi 都会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它的可扩展性。Jeremy,在可扩展性方面这块,你怎么看?你认为这个问题能否被解决?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

Jeremy Allaire:目前的进展是有的,最早每秒能处理 7 个交易,现大幅上升。如果把区块链和计算架构放在一起思考,真正的规模改进是源于其计算输入的改进,遵循摩尔定律的生产力的连续循环以及带宽的增长,我认为这个领域会有持续的巨大进展。

如何看待监管?希望央行怎么做?

主持人:在座的所有嘉宾也都提到了风险。听听你们的想法,在这个未来的新世界里,应该如何看待监管?你们希望从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怎么做?如何理解风险?

Sam Bankman Fried:我认为全球加密货币的监管框架目前有些混乱。每个地区的方法都不尽相同,每个司法管辖区,都在试图单独解决监管问题。但我认为,监管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过去几年,世界上几乎没有国家有数字资产的框架。

现在,有 5 个左右的国家有全面的监管框架,而有更多的国家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特别是,美国在去年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我们将看到的核心是:一是稳定币的储备审计证明可能成为标准;第二是包括市场,监管,清晰度,联邦监督,系统性风险,保护方面。

第三是会出现部分数字资产的注册系统,其中许多资产类别,可能会模糊传统资产类别之间的界限。

Jeremy Allaire:我补充一下,我觉得区块链和建立在区块链上的金融服务的运作方式是不同。正如 Sam 说的,他们的结合了托管、清算、结算、支付交易,这么多不同的组成,只是在一个软件堆栈中就可以完成,在历史上,这些资本市场的部分都是分开的。

我认为,是软件改变了架构,进而改变了资产的性质。我们需要为数字资产提出新的定义,而不是试图把所有东西都塞进一个已有的体系中。数字资产是一种货币,它是一种商品,它是一种证券,但我们对数字资产的定义要非常具体,因为我们发现许多数字资产,符合以上属性的两个或多个。

但是风险仍然存在,包括资金监控、保管、操作在内的各种风险。披露风险当然很重要,但我们需要达到某种共识,目前有人试图把现有的金融系统的运作方式和它的法规映射到互联网的开源基础设施,但我认为这俩没办法进行比拟。

因此,这需要更多学习和探讨。在监管者方面,有很多更加详细的问题值得讨论。不过我们也看到,在过去的几年里,在许多主要的金融监管机构中可以进行关于这些问题严肃的讨论,这非常令人鼓舞。

Michael shavlov:是的,我同意。我的观点是,首先,我们需要确保我们不要把突然出现的、具有破坏性创新性质的新东西纳入旧的框架中。很多时候,要么它就基本上革新了旧的本质,这种事情没有意义。现在对监管机构来说,我觉得有意义的是两件事。一个是监管是一个全球性的事情,所以最终必须有合理的全球一致性框架,加密资产没有边界,所以我认为,全世界各地区国家的法规之间需要有某种程度的协调。

第二,我认为监管机构需要首先要问自己。如何利用已有的创新改善对终端用户的保护?这绝对是可行的。即使大家经常抱怨或批评加密货币,例如洗钱等犯罪行为,但是实际上,我觉得加密货币可能是最糟糕的洗钱方式,因为它是可追踪的,一个地址就能追踪到所有交易。KYC 和新技术会加强对用户的保护。

新系统也带来了有趣的初创企业。有的初创企业可以增加对系统的保护,监管者需要去学习他们的运作方式。

Sam Bankman Fried:从其他资产到加密货币,很多类似政策或监管的原则,围绕着消费者保护的细节,不过,在很多具体情况下必须有些改进。

央行扮演的角色

主持人:谢谢,非常好的讨论。大家觉得中央银行在这个未来的系统中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Jeremy Allaire:从电子货币的历史讲起,创新,然后建立标准和调整细节。我认为稳定币只是这种创新的另一个产物,这种创新与与公共互联网和开源技术相融合。因此,它具备自己的独特力量,与此同时,从中央银行的角度来看,显然,架构也需要与此一起发展。

我相信,从公共互联网创新中发生的那种创新的步伐和技术选择的经验教训也会持续存在。我倾向于会存在共存的形式,但我也相信核心架构将从过去的计算和数据以及交易技术演变为更安全和更可互操作的东西。

Michael shavlov:我认为 CBDC 和稳定币之间肯定是共存状态的,包括数字国库。但是大部分的市场和资金实际上是通过市场上不同的资产和债券来运行的,以释放出真正的力量。

央行必须同时考虑这两件事,除非我们在这两种资产之间有像原子交换一样的跨链交换。

对国际清算银行创新 Hub 的建议

主持人:大家对 BIS 创新 Hub 有什么建议?国际清算银行的创新 Hub 基本上是为了帮助中央银行探索技术而设立的。我将非常希望听到你的任何建议。

Michael shavlov:关于开放社区,开源肯定有助于带来一些创新。我认为可能真正有趣的是,可以让大家自由创造沙盒,不一定在整个全球范围内运行,但确实可以把这些项目中的其中一些在一个受控制的环境中进行测试,之后大家可以真正看到效果,且他们可以在此基础上进行迭代。

Jeremy Allaire:我认为在开源、开放的区块链生态系统中发生了很多创新,与一些主要的开放区块链合作,甚至用自己的私有共识模型运行,与市场正在建立的基础设施同步,进行实验性质的堆栈。

Sam Bankman Fried:有很多很酷的事情可以做,特别是要思考如何共赢。

参考文献:https://en.wikipedia.org/wiki/Circle_(compan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eremy_Allair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TX_(compan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ryptocurrency_exchangeCrunchbase

原文听译:阿法兔,阿法兔研究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