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通过量化主要代币、协议和交易类别的 gas 消耗来深入研究以太坊最重要的用例。 我们的分析揭示了以太坊生态系统的复杂性和不断发展的本质。 

距离上次从gas的市场角度研究以太坊生态系统已经过去两年了——对于这个动荡和快速发展的行业来说,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自那以后又出现了全新的用例,对于现有的用例,已经出现了新协议并获得市场份额。这篇后续文章姗姗来迟,又恰逢 Glassnode Studio发布了一套新的以太坊活动细分标准。我们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社区会有什么洞见,同时,我们也分享自己的见解。

新发布的标准

现在,在Glassnode Studio可获得这套新的以太坊细分标准:

– 预设探索 Etherverse 的仪表板

– 交易类型细分(相对)

– 交易类型细分(绝对)

– 按交易类型划分的 Gas 使用量(绝对)

– 按交易类型划分的 Gas 使用量(相对)

动机和方法

以太坊是一个无需许可的平台,因此没有强行的内在目的。在任何意义上,一个无需许可的平台通常是由它的用途来定义。因此,了解以太坊可以从一项纯粹具体的任务开始——观察它的用途。

我们认为,衡量以太坊用途的最佳工具是活动类型使用的相对gas量。虽然它不如交易数量那么直观,但这种方法植根于以太坊的设计初衷:

以太坊平台的吞吐量受限于每个区块可用的gas单位。正如用例中争夺稀缺的区块空间,赢家取决于提供足够高费用的能力,而输家则被有效地排除在平台之外。

由于 gas 市场竞争非常激烈,gas 支出情况反映了用户需求以及用户分配给特定用例或协议的经济价值。请注意,gas份额的下降可能还表示法币或ETH支出的增加,反之亦然——为此,你可能需要参考 Glassnode Studio 中相应的绝对费用值。在本文中,我们只关注 gas 份额,因为我们的目标是比较以太坊生态系统中用例的相对普遍性。

我们优先选择gas份额而不是交易数量的标准,因为它代表了用户真正的经济支出,因此更难操纵。交易数量更容易人为上调,尤其是在网络拥塞程度较低的阶段。

以太坊平台上有两种类型的账户:由私钥控制的外部账户 (EOA) 和由其合约代码控制的合约账户。 我们有意将交易中产生所有的gas归因于EOA调用的初始合约,因为它代表了用户驱动的需求。 内部交易占比将绘制出一幅不同但相关的图景。

概述

我们从对以太坊历史的全面概述为开端。图 1 展示了以太坊区块链上记录的所有交易的相对gas消耗,细分为最主要的七个类别,它们是具有代表性的重要用例,其中两个(Bridge、MEV 机器人)在去年才变得重要:

Vanilla: EOA 之间的纯ETH转账,无需调用合约。

稳定币:由发行人或通过算法将同质化代币的价值与链下资产挂钩。其中大部分与美元挂钩。这一类的稳定币包括 150 多种,其中最重要的有USDT、USDC、UST、BUSD 和 DAI。

ERC20:在本文范围内,我们将不是稳定币的所有ERC20 合约都包括在这一类别中。

DeFi:作为智能合约实施的链上金融工具和协议,通常无需传统中介。目前最受欢迎的是去中心化交易所(DEX),这是一种用于交易代币的点对点平台。此类别中包含 90 多个 DeFi 协议,例如 Uniswap、Etherdelta、1inch、Sushiswap、Aave 和 0x。

Bridges:允许在不同区块链之间代币转账的合约。此类别中包含50多个Bridge,例如 Ronin、Polygon、Optimism 和 Arbitrum

NFT:链上拥有和转账的唯一识别数据。此类别包括代币合约标准(ERC721、ERC1155)以及用于交易 NFT 的市场(OpenSea、LooksRare、Rarible、SuperRare)。

MEV 机器人:矿工可提取价值 (MEV) 机器人通过重新排序、插入和审查区块内的交易来执行交易以获取利润。

其他:此类别包括不在上述类别中的所有交易。示例包括交易所的多签合约、中心化借贷平台和赌博网站。

定性地说,用例标准与两年前相比有很大不同,上述每个类别的份额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认为,这突出了平台不断发展的性质以及评估它所需的动态研究框架——将 2022 年的以太坊还当成 2019 年的以太坊显然会误导他人。正如数据所表明的那样,也没有稳定的迹象——我们完全可以预料到 2024 年的以太坊与今天大不相同。在下文中,我们将更详细地研究七个类别中的每一个。

Vanilla 

从概念上讲,Vanilla转账表示把ETH当作货币。从 gas 消耗的角度来看,这个用例从早期的最主要的标准(2015 年占 gas 的 80%)下降到最近两年的 10%左右。 换句话说:以太坊平台上用户之间ETH转账实际上不是主要的,甚至不是重要的。

然而,认为太坊区块链记录中现在的ETH交易比 2016 年少的观点是错误的。原因是 gas 限制在过去被提高多次。当以太坊在 2015 年首次推出时,gas 限制曾经是每区块 5000。从那以后,它逐渐增长到目标区块 gas 限制为 1500万——并且自从伦敦升级后在网络拥塞时段可以达到两倍高。因此,虽然ETH转账的相对重要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但绝对吞吐量却上升了许多数量级。

稳定币

稳定币并非诞生于以太坊,但以太坊是它们开始蓬勃发展的地方。在 USDT 率先从比特币迁移到以太坊以寻求更低的手续费用和更快的确认时间,稳定币迅速成为 gas 消耗的强大支柱。在过去三年中,大多数时候以太坊被用作美元的支付平台,而不是ETH的,自 2019 年底以来,稳定币的每月转账量高于以太币的每月转账量。

除了 USDT,在蓬勃发展的稳定币领域,中心化的(USDT 和 USDC)和算法的(通过激励结构保持挂钩,例如 DAI 和 UST)稳定币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然而,这场竞争的动态变化是无法从前文中推断出来。

随着以太坊上以法币计价的高支付费用成为问题,稳定币扩展到其他区块链。 目前在 Tron 平台上发行的 USDT 比在以太坊上发行的多。 USDC 支持 8 种不同的区块链, UST 支持 10种。在一定程度上,如果以太坊被用作去中心化通用计算机,它可能会继续失去市场份额给更便宜、或更快或两者兼而有之的竞争平台。

在多链时代要注意平台和协议之间的这种多对多关系。不仅以太坊平台被许多协议使用——其中许多协议也适用于多个平台。 如果不考虑稳定币,你无法完全了解以太坊生态系统——如果不弄清楚其他链,你也无法完全理解稳定币生态系统。

ERC-20

对于大部分以 ERC-20 合约实施的同质化代币来说,2018年40%的 gas 市场份额是历史最高的。 IC0 热潮的日子似乎已经过去,在过去的几年里,该用例在 gas 市场的份额仅为 5-10%。 你可能已经注意到前文中其它 ERC-20 代币子类别的优势。纵观历史许多项目都享有 15 分钟的成名,并且通常在任何情况下,它们成为主流代币的时间也不会超过几个月。

我们仔细观察发现,即使是历史上最受欢迎的代币,它们的流行时间都不会超过一年。

同质化代币一个重要的子类别是包装资产(wrapped asset),其中 WETH 和 WBTC最有名,它们为相应链的原生代币和去中心化金融用例提供代币接口。这意味着即使是用ETH支付的交易量也以两种形式存在于以太坊上——作为原生 ETH 币和作为包装代币(wrapped asset)。

DeFi 

许多应用程序都为去中心化金融 (DeFi) 作出了设想——借贷、贷款、现货和衍生品交易、生息、保险等。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最有影响的是来自一个:去中心化资产交易。在过去两年里,流动性提供商和流动性挖矿也成为了相当流行的应用,未来 DeFi 空间的进一步细分可能是合理的。

随着 2017 年 EtherDelta 的出现,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 首次受到欢迎,此后一直是 gas 消耗的主要动力。流动性既由交易者提供又反过来吸引他们,有一种自然的中心化力量在起作用——在大多数时间,只有一两个平台主导这一类别,Uniswap 目前遥遥领先(峰值时达到了DeFi gas消耗的88%,目前约为60%)。还要注意这个时候出现的 Metamask(顶部橙色标注),它不是直接的 DEX,而是一个聚合器,采用来自其他DEX提供的交易对交易的“最佳交易价格”,将用户从DEX摘离出来。这是我们更期望看到的另一个趋势——随着行业的成熟,一些功能可能会变得含蓄而不是直白,通过分离出链上和跨链交互时的所有细节,为用户在平台上互动提供最大便利。

Bridge

说到跨链,Bridge是最近出名的 gas 消费之一。 由于在以太坊上交易用以法币计价变得相当昂贵,而竞争链在稳定性和功能方面逐渐成熟,我们看到了跨链资本流动的出现。除了在 Axie Infinity 受欢迎程度达到顶峰时,Ronin Bridge流行了一时(几天内达到约 8% 的 gas 消耗峰值),Bridge的 gas 消耗在去年翻了一倍(从 1% 到 2%),包括在以太坊生态系统内将以太坊与 L2 扩容方案联系的(Polygon、Arbitrum、Optimism)以及竞争公链生态系统(Avalanche、Polkadot)。我们越来与意识到,任何对资金流动有意义的见解都可能需要多链思维和工具。

甚至比特币也无法幸免——其总供应量的 1% 以上目前以 WBTC 的形式连接到以太坊平台,WBTC是一个中心化的Bridge。

NFT

今天很少有人记得 Cryptokitties,但早在 2017 年,它是第一个流行的 NFT 项目,当时贡献了大约三分之一的网络吞吐量,虽然持续时间很短,但明显推动了网络费用。同年,OpenSea 测试版发布。然而,要到 2021 年下半年,NFT 才再次在 gas 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自从它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以来——截至目前,以太坊上三分之一的 gas 消耗是用于 NFT 活动。 现在,每笔交易的 高gas 消耗和对抗性价格条件似乎都不会影响这一点。 在这一类别中,OpenSea 处于市场领先地位,消耗了所有 NFT 相关 gas 的60%以上,将其它几个平台远远甩在跟后。

引入 ERC-1155 代币标准带来了一些效率提升,特别是 OpenSea Wyvern 交易所使用了这项标准——该标准的运用是目前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

MEV Bots 

普遍的共识是,矿工可提取价值(MEV)是以太坊设计的内在产物,即通过套利消除去中心化交易所之间的价格差异,在提高 DeFi 生态系统效率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套利占到 MEV 活动的 95% 以上。

尽管顾名思义,但MEV 的主要受益者通常不是矿工,而是社区里的猎人和提取者,他们利用自动化工具创建 MEV 交易。然而,矿工享受与套利交易的紧急性质相关的高额费用,这往往是赢家通吃的机会,并且支付的 gas 价格远高于市场价格。

鉴于 MEV 提取者通常不宣传自己,并且 MEV 交易分类不完善,我们可能低估了真实数字——根据 Flashbots 团队的说法,MEV 交易至少消耗了4%的 gas。

至少,如果竞争链可以减少 MEV 的影响,它可以激励用户从以太坊迁移。

其他

以太坊作设计为一个无需许可平台,除上文中列出之外,还产生了许多别的用例,从链上游戏和多重签名协议到庞氏骗局。在它们的巅峰时期,像 MMM(达到 10% 的 gas 使用率)和 FairWin(短暂时间内达到过 40%)这样的庞氏骗局是以太坊最常见的用例。 但这样的日子似乎已经过去了。此处还包括交易所合约,特别是用于资金管理的多重签名合约。未被发现的 MEV 提取、模糊的 DeFi 协议和非标准代币也可能包括此类别内。

分类所有的以太坊活动是一项永无止境的工作。 我们将完善上述所有类别的覆盖范围,并且添加新用例,前提是它们达到足够的影响级别。

结论

就以太坊的目的而言,它往往是根据用途来定义的,以太坊成就了许多事物。从早期的原生资产支付网络,到2018年的同质化代币,再到最近的非同质化代币,很多用例都成为了平台最大的费用支付者。与最初的以太坊愿景非常一致,我们不得不承认,以太坊似乎是一种通用的去中心化计算机,几乎不知道它执行了什么计算。

理解最终生成的动态生态系统并非易事。价值通过多个不同的渠道以无数不同的形式在网络中流动。更困难的是,以太坊与大量其他 L1 和 L2 链间的相互联系日益紧密。越来越多的资产、项目、协议和实体同时存在于多条链上,并在平台之间自由迁移。

用同样的心态来看待今天的以太坊,认为它是比特币,甚至是2019年的以太坊,这是不符合实际的。依赖单一资产、单链指标会产生不完整和肤浅的理解——理解网络的当前状态需要对新的发展、广泛的专业领域和细微差别的判断保持警惕意识。

作者:Ding HAN, Antonio Manrique de Lara Martín, Niko Kudriastev